陌子今天依然喜欢好看的小姐姐

微博@陌子今天依然需要洒更多的盐 【目前基本不用了】 【休学中】【本体抑郁状态注意】拒绝住院的咸鱼 会画图会写文会自制奇怪的东西但是都很渣 BJD玩家,以及大喊一句:去你的决心

表情包和一张年代久远的昨天才翻出来上色的摸鱼
表情包是改图

竟然有十多点热度,感动世界
那么……
软件:便签【手机】,记事本【电脑】
bgm:http://music.163.com/playlist/144638852/117030021/?userid=117030021
字体的话是默认字体
总之感觉我这…意外的……很……很…………

来吧反正我这种辣鸡文手没有人气
……当然说不定这会是我热度最高的一条

啊…跟风填个问卷

我,我想补更多设定……

【王者荣耀同人】【OOC注意】【发车】北夷和大唐之间的微妙交流

【食用须知】

【王者荣耀同人注意,和列表连麦画画时聊到了的脑洞,大概是汗武向】

【第一部分是从可汗的视角讲述的,其他是从马可的视角讲述的,当然车的部分…又另当别论了】

论大唐和北夷在互相搓架之前的几次表面上看起来好像是为了尝试和解的酒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有车注意】

【别看前面废话那么多,其实就是……就是…】

【OOC OOC OOC预警】

【意识流】

【感谢阅读】

————————————

【一】

我第一次见到那个高傲的女人是在一次正午时的宴会上。

她有着一双如正在狩猎的野兽一般有神的双眸,红得像血一般的唇,被依照住繁琐的方式盘起的棕色的长发,还有……

什么?你觉得……我爱上那个女人了?

的确如此——

不过,事实上,我对她的感情更多的是一种对于类似于对猎物的情感——那种狩猎者对于猎物的欣赏,

“您好,北夷的君主。感谢您不远万里地前来受邀参加这次的宴会。”

她用一种高傲的语气如此说着,恰到好处地加重了那个对我的称呼——“北夷的君主”,哈哈,能被她承认,我应该感到荣幸吗?

她的一位部下站出来指责我的无礼,被她轻笑着阻拦住了。

“那么——请尽情享受这次难得的宴会罢。”

当时她的确这么说的——我不得不承认她是个天赋极好的表演者,因为她所做出的模样竟让我在那么一个短暂的瞬间想试着去相信她——相信一个为了权力什么都可以舍弃的女人。

哈哈哈,宴会吗?大唐的宴会与北夷这边可不一样,它的规矩很多,实在无趣得很。虽然也会伴有一点歌舞,虽然那里的曲子还不算太糟……但是舞蹈实在是让人难以理解——虽然,就算它们很好,我也不会有多大的兴趣。那里的酒也亦是过分清淡了些,味道不及北夷的马奶酒。

她?她早有计划。

她用一种友好的腔调与人攀谈着,时不时地露出一种看起来很友好的微笑,做出一种正义者的姿态——

想要击碎它。

——我从一开始就是这么想的。

不过,我在我意料之外的是,在那刺眼的阳光下,一个古怪的囚犯突然被押送到了这次的宴会上。

“这是从哪里来的无理的家伙?”

面对被押上宴会的不法之徒,她如此询问着——明知故问,哈哈,真是一个聪明的女人。

我已经无心去关注那人的罪名——能这样明目张胆地被送到这里,那么“罪名”这种东西,或许早就不重要了。

“是从北夷来的……野蛮的家伙吗?”

她笑了起来,就像一个正义者一样。

就算是如此,我也依然不得不承认她笑起来的样子很美——一种让人憎恨到想要去破坏的美。

“既然是犯了重罪的话,那么,就让他偿命罢,在他的君主面前——”

她毫不犹豫的,在那明亮的太阳之下,用一种轻松的口气如此说着。

还没等哀求和辩解的声音传开,他就被人出手杀死了——在众多人的面前。全然不顾这样子会否破坏气氛,是否会引起谁的不适。

我没有了解更多的权力,我做不到——也不会去为了这个可怜的家伙去向这个女人低头——我太清楚她想要做些什么了。

周围发生了不小的骚动,而在这早已被限制好的混乱之中。我看到了那双眼睛。

如正在狩猎的野兽一般有神的双眸……它的主人——那个疯女人,正在为自己策划的那场如期进行的闹剧感到骄傲。

在那一刻,我开始越发地想要去击碎它了。

——————————————————

【二】

尊敬的客人啊,您想知道更多关于大汗和那个女人的事吗?

哦,不不不……听着,不用辩解,我理解您——我知道大汗对敌国的那个女人有好感是一件很容易勾起您的好奇心的事情,所以,我不介意说给您更多——

原因吗?那是因为大汗吩咐我,在送您离开之前,满足您一切合理或者不合理的要求。

哎?不用如此客气,尊敬的客人啊,若是要感谢的话,请在明日您离开的时候去感谢大汗罢——来,一起尝尝上好的马奶酒,让我和您说说……您所渴望知道的一切。

大汗第二次见到那个女人亦是在一次宴会上——不过,那时已是黄昏了。

那次的宴会,名义上是为了感谢大唐上次对我们的热情款待——说句老实话,要是抛开宴会上发生的“意外”的话,那么,他们也的确足够热情了——香甜的酒与可口的食物,绝美的歌女,顶级的乐工……就连这次赴宴的阵势也亦是——众多的随行者与车马,无数在北夷这边见不到的财宝。这看起来倒也的确很是客气而大方了——虽然到最后,大汗把这些全都分给了手下的人,没有给他自己留下一星半点的,来自她的财宝。

那个女人很擅长和人打交道——她的举止虽被中原的礼数所限制,但是显得毫不做作,优雅得体。她排场很是奢侈,惹得了一些人的嘲笑,但她却面不改色地去命人去赠与周围的人贵重的礼品;不仅如此,她还命令自己身边的人不准去滋事生非,若是惹出了什么事端的话,不论你的地位如何,都一律得重罚。

而她自己,在宴会上竟也行起了北夷的那种比中原开放的礼节——她做得是如此的好,连北夷的人们都对这个迷人的女人暂时放松了警惕。他们在夕阳下载歌载舞,给这个外来的客人——自己的敌人报以热情的微笑,她亦保持着十分亲和,强势却又不显霸道的模样——就算宴席的周围围绕着狼群,随行的人露出惊恐的表情,她也依然镇定自若,面不改色。

她可真是个聪明而又独特的女人——也无怪大汗会爱上她。

不过,我和大汗始终没有对她放松警惕——她的表演实在是太成功了,成功到一个使我们感到不安地步。大汗从头到尾连一口马奶酒都没喝,只是一直注意着那个女人。

奇怪的是,那次宴会,从头到尾都没有发生任何的“意外”——真是太让人吃惊了。

大汗并没有因此放松下来,在北夷最后的一抹夕阳的颜色散尽之前,他与那个女人避开大多数人的视线,在大帐后见了一面。

目的?

您认为……这很重要吗?

在相当长的时间里,他们没有对话,也没有肢体接触——不过,当时他们的视线交汇在了一起很久——真是有趣极了,不是吗?

过了很久,她开口对大汗说到:

“你还有最后一点时间考虑清醒过来,野蛮的家伙。”

“哈哈哈,需要清醒的人可不是我。”

真是极为简单的话语,不过,我想这已经足够了。

——他们两个一起笑了。

————————————————

【三】

大汗第三次见到那个女人是在大唐与北夷开战的前一夜,一次名义上为她准备的宴会上。

那个疯狂而迷人的女人,没有带上她的亲信,身边只有几个侍女,便前来赴宴。

武士们极为迅速地抓住了她身边的侍女,并将刀锋对准了她,但她毫不惧怕,带着怒意地开了口:

“给我退下,无礼之徒!朕可是你们大汗的客人!”

不知是不是因为她那逼人的气焰起到了震慑的作用,武士们竟呆愣在了原地。

在黑夜中,她就像一道耀眼的光。

“哈哈哈,不愧是大唐的女帝,这种场面,对你来说算不上什么罢。”

“说得不错——不过……朕可从没听说过北夷人有用刀锋来迎接客人的习惯。”

“哈哈哈,说得好——退下罢,诸位。”

大汗做出了后退的手势。

“听到了吗?还不速速退下!”

她轻笑起来,随后用一种类似命令的口气说着。

我如何都没有想到,他们这次的见面会是如此微妙的气氛。

这次宴会的气氛出奇的轻松,在月光下舞蹈的人们唱着北夷特有的歌谣,大家喝着上好的,香甜的马奶酒。大汗笑着在篝火边与众人们说起了许多关于狼的,真假难辨的传说……还有,周围平静的狼群。

总之,那场宴会意外地和谐,在那么一个瞬间,我甚至有了一种一切都很和平的错觉——很可笑,不是吗?

到宴会结束的时刻,夜色也早已变得极浓,带着醉意的人们慢慢地散开了——除了大汗和那个女人。

他们似乎都有些醉了,开始互相端详着对方,很长一段时间之内,他们的视线纠缠在一起。

和上一次宴会一样,他们仿佛早有约定一般,在大帐之后碰面了。

因为距离有些过远,我无法看清很多,但我清晰地听到了他们的交谈。

“看来,你是永远不会清醒过来了。”那个女人如此说着,音节之间有些微微地粘滞,“就算我如此做……你也意识不到你是没有胜算的吗,铁木真?”

大汗没有回应她。

“我知道你不是个会低头的人,不过至少,身为‘正义’的一方,我有义务这么做。若是他人议论起这事,也只会认为是你不识好歹,以卵击石。”

她说着望着空中的那一弯不完整的月。

“呵呵,就算我真的如你所言清醒过来,也只不过是得来一种我并不喜欢的死法罢了。”

他们一起,毫不收敛地笑了。

“我是绝不会停手的。”

近乎是同时地,他们一同说出了这句话。

无言。

缓慢地靠近,装作毫无所悉,视线交汇在一起……我感觉得到这一切,他们亦可以;各种意义上他们都比我更清楚,这么做到底有多疯狂——

大汗开了口——那时风声很大,但是我可以清晰地听见大汗所说的话:

“知道吗?我爱上你了。”

那个女人沉默了,一时间没有给出回应。

她是在吃惊吗?

不……她分明早就已经察觉到了,那么——

“很巧,我也是。”

——————————————

【尾声】

什么?后续吗?

他们在月光下亲吻,拥抱……而后大汗把那个女人带到了他的帐子里——仅此而已,他们之间什么都没有发生,明白吗?

是不是很好奇大汗为什么会允许我告诉您那么多?

哦……我知道您是个聪明人,所以……您知道的……如果身为大唐的商人的您把这些疯狂的事情泄露出去,对于目前正在交战的北夷和大唐双方可都没什么好处。

所以……我与大汗早就已经计划好怎么帮助您了。

嗯?您在害怕什么?

再见了,尊敬的客人,我会替您向我们的大汗道谢的。

——————————————【END】

【车之类的单独开,走神秘链接X】

【希望……别翻车】

https://shimo.im/doc/3gXHjtv4oIMSZBTo?r=5KEYM3/「无标题」

填个问卷
大概是这样…
有人吃安利/一起互割腿肉嘛X
等补完了全人物的设定估计会多出一些吃的cp吧X

【BS同人】【OOC注意】一口止战组的粮

【食用须知】
【cp向是黑色幸存者里的止战组【扎希尔X哈特】,这次尝试了模仿研究日记的感觉】
【是刀,OOC注意,我尽力……了】
【感谢阅读】
——
【一】
最近他开始和16M-RFT22(哈特)走得很近——真是一件很让人吃惊的事情,不是吗?是他心中的神指使他这么做的吗?
16M-RFT22对此似乎也并不是那么在意,似乎很感激这个新的听众——就算对方是个扑克脸,只能依靠一些微小的表情变化来更好的交流——而在这个岛上只有我对这件事有很深的研究。但奇怪的是,当他和16M-RFT22待在一起的时候,他眨眼的间隔变长了。
她总是小声地对他说着谢谢,不过,那声音太过微弱了些,她这种样子真的很难让人想到她在舞台上唱唱跳跳的样子。
16M-RFT22喜欢唱歌,即使是在岛上,她也常常会作曲,不过,听其他的研究员说,16M-RFT22的填词可不怎么样。岛上也没什么人喜欢听那种……充满希望的歌——类似于雨过天晴,阳光灿烂……这类的。
16M-RFT22也给他写过歌,表面上说是为了感谢他的陪伴,事实上,我觉得那应该更多的是在自我满足。不过,她的那首歌真的挺对我胃口的——抛开填词的话。
-高级研究员K博士
【二】
随着时间的推移,16M-RFT22会开始向他询问一些关于她的曲子的意见。他往往会闭眼超过2秒——这代表着一种肯定。16M-RFT22起初以为这代表着否定和不屑,小声地对他说着“抱歉”。不过渐渐的,16M-RFT22似乎也能读懂他脸上细小的表情变化了。后来,她对这件事的研究甚至到了一个和我不相上下的地步。
如今,16M-RFT22会向他分享自己喜欢吃坚果,或者拿这些东西去喂养他喜欢的画眉,和它们一起唱歌。而他则总是在一旁静静地看着,偶尔说出几句格外严肃的,古怪的话语——这一切都伴随着间隔极长地眨眼。
毫无疑问地,他对16M-RFT22产生了好感,不过在他自己或许只会把这种自己无法理解的感觉定义为“神的旨意”的一种——真是可笑,不是吗?不过,这亦是一件很有趣的事,在他没有什么过分的举动之前,我认为没必要为此清除他的记忆。
-高级研究员K博士
【三】
今天的实验出现了意外。
实验开始时,他在地下通道凝视了16M-RFT22几秒,不过这并没有造成太大影响,他探索,制作武器与防具,搜寻尸体,一切都没有发生任何问题。
直到他在第十轮禁区时遇到了身受重伤的16M-RFT22——她就像一只已经无力歌唱的小百灵一样,安静地等待着自己的死亡。
14M-RFT01(杰琪)与15m-rft18(马格努斯)将16M-RFT22当成了自己嘴边的猎物。就在这时,我看见他变得愤怒——怒不可遏,近乎是失去理智地扔出轮刃,去攻击这两个想要杀死16M-RFT22的人,死死把16M-RFT22护在自己的身后,到那两个双手沾满鲜血的人死去时,他亦已经筋疲力竭,身负重伤。
16M-RFT22颤抖着看着他的背影,无力地发出了呜咽的声音——我不知道她是在为自己的死到临头而哭泣,还是在为他那疯狂的,近乎是失去理智的行为而哭泣。
已经只剩他们两个人了,只要他最后一次挥舞起轮刃,那么一切就都会结束了。
不过,很古怪的,他选择了自杀——是他心中的神让他这么做的吗?
-高级研究员K博士
【尾声】
我们清除了16M-RFT22和他的记忆——很显然,露米娅岛不是适合谈情说爱的地方,所以,这么做也没什么不对的,不是吗?
不过,出于不明原因的,清除记忆后的他似乎总是在等待着什么人。
至于16M-RFT22那边……
啊,等等……这个熟悉的曲子……?
-高级研究员K博士

一只哈特
群里传画的产物…嗯……就当这是个carry全场的拳掌哈特吧X


魔法少女哈特
狂草了一张……嗯…大概就是说,装备了魔法棒之后会变身这种感觉吧,想肝一套设定X
p2是理想状态,不要问我为什么X

在家抽空涂的产物……
一只性转的可汗……设定出自 @重症ICU
啊这个设定超好看的……尽力画出了想要的感觉但感觉还是,画不出她的美啊…!期待更详细的设定www【捂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