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子今天依然喜欢好看的小姐姐

微博@陌子今天依然需要洒更多的盐 【目前基本不用了】 【休学中】【本体抑郁状态注意】拒绝住院的咸鱼 会画图会写文会自制奇怪的东西但是都很渣 BJD玩家,以及大喊一句:去你的决心

【王者荣耀同人】【汗武】一个病人设定的脑洞

【有毛病的食用须知】

【CP向是汗武,一个关于病人的脑洞,我写的挺烂……】

【又没带名字,就很难受】

【在此之前先夸下Neru的新曲…太赞了,就是听了新曲后才突然发觉病人这个设定很带感的】

【嗯…大概是……被认为是得了不治之症的射击选手汗X同样被认为得了不治之症的武】

【算是半个现代paro吧 OOC OOC OOC】

【依然是类似角色自己讲故事的形式吧】

【感谢阅读】

————————————————

【一】

马可,我想,我或许病了——

哈哈哈,是的,这当然是玩笑。

不快?不,我可没有。我只是想起了一个很荒唐,很美丽的女人——不过,我们已经很久没见面了。

你的意思是……我应该去见见她?

不,没有这种必要——也没有这种可能。

哈哈哈,你总是想知道很多,马可。

不过我觉得也没有必要瞒着你。要是你有兴趣的话,我可以说给你听——关于我和那个女人的,很无聊的故事:

我很少会病,不过在好几年前,我还生活在别的城市,还没有认识马可你的时候,我突然地得了一场大病。医生们认为那是不治之症。我也因此被迫退赛,停止了平时的训练,开始了住院的治疗。

那里可不是什么好地方,到处都是因未知的病灶而卧床的患者们。每天都不断地有人死去,死因多种多样:发热,感染,等等等等。

我可不懂医学这种繁琐的事情,也不感兴趣。我只想知道——我还能活多久?

在我冲上去询问医生这个问题的时候。他沉默了,似乎并不愿意告诉我。

我明白他的意思,这不需要过多的解释——虽然,我觉得他想错了。

不错,我认为自己能够活的很久。哈哈哈,就像现在,我已经比他们的预计多活了好些年,不是吗?

但是当时的我拿不出任何有力的证据证明自己能活的长久。我能做的,只是单方面的觉得自己会是个长寿的人。

无法参加训练和比赛,这一切,就好像在我的身上,开了个空洞一样。

——————————————

【二】

我遇见那个女人是在一个晴天,时间临近夕阳的时候

在住院后,我已经很久没有享受过自由了。唯一一点的安慰就在于,我还可以到天台上,去看看更远的地方——虽然,我并不需要这种安慰。

我已经记不清楚当时的我为什么会走上天台,看见那个身材柔美的,打着点滴的棕发女人。看样子,当时的她已经到了一种要靠点滴扶养的地步了——若是说她的寿命将至,那么我一定会相信这一点的。

她转过身来,看样子想要离开。

她看见了我,向我行了一个礼。

我已经记不清楚我们为什么会开始交谈。但是我记得我们的交流很不愉快,我们总是想着要去压制彼此,毫不收敛自己的锐气——就像是早已注定了是敌人一般。

无聊的对话与争执是没有结果的。在我们那极不愉快的谈话的最后,她提出了一个荒唐的主意:

“不如,我们就来看看……谁活得更长吧?”

她的眼睛,看起来分明不像是属于一个病人的。

从她这种情况糟糕的人口中说出这种话,实在是出乎我的意料。不过,我还是接受了她的提议——虽然很无趣,但是能活得比某个想和自己作对的人长,总是一件很值得庆幸的事情。

从那以后,我们每天都会有意无意地到天台上碰面。有时候我们会聊起一些关于彼此的事情。虽然不知道是不是出于好意。但是至少我们彼此互相了解了一些。

我与她说起了我最爱的运动——射击,而我则我从她口中得知,她的主治医生与我的一样。也判定她命不久矣。虽然这是显而易见的事情,不过我感觉得到,她和我一样并不相信主治医生的话。

我们的比赛一直在继续。每天,我们一直在如赌博一般预计着对方下次是否会再次出现在天台上。

有那么一次,我同她说起我对这个医院所感到感到的厌倦。

她似乎早已预感到了这件事,轻笑着开了口:

“果然野兽是不会喜欢呆在笼子里的。”

若我是野兽的话,那么她亦是。

我们本就是同一种人。

——————————————

【三】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渐渐变的越来越在意我们之间的这个“比赛”。

哈哈哈,很可笑,不是吗?

我们的病情都在好转——我早就意料到,这个比赛不会轻松。与这种无聊的竞争相比,还有一种更加不乐观的,难以忽略的情况。

不知从何时起,我迫切地想要见她,每天都是,这甚至有些影响到了我的作息。我告诉自己:这不重要,这只是我渴望竞争的证明而已——至少在当时,我的确是这么想的。

“嗯,看起来,你总是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呢。”

胜负分明早就显而易见了,可她似乎还是没有放弃的意思。

“想见我?我也有那么一些吧。”

我知道,她与我是出于一样的原因。

“在你眼里我本是一个很容易被击败的对手吧。而现在……被拖延上那么久,对你来说已经算得上是耻辱了吧,野蛮的射击手?”

我非常不喜欢她对我的称呼,尤其是当她用那种高傲的口气说出它的。

我本以为这一切会继续下去。我不介意这样,我想她也不会介意——她与我一样,渴望胜利。何况这种竞争填补了我们心中的一些空隙,那种不知名的,完全没有意义的空隙。

直到那么一天,我即将出院了。

在医生眼里,我奇迹般地取得了康复。

而那日,我并没有在天台上遇见她。或许她只是在承受更粗暴的医治吧。我并不同情她——她不是那种喜欢被同情的人。

出于一种很不清楚,很荒唐,很无趣的原因,我在医院多停留了几日,每天我都会去天台上看看那个女人是否如期而至。

但是,连着好些日子,都没有。

我已经记不清当时的很多事情了,记得最清楚的,只有一只简短的话语,出自她的主治医生:

“发热是死因,早知如此,在初期就应该有所顾虑了。”

而那一刻,我甚至都仍不知道她的名字。

————————————————

【四】

他大笑起来。

“很荒唐吧,马可?根本没有任何利益冲突就开始的竞争,甚至从头到尾,连自己的竞争对手的名字都不知道。”

对方离开座位,为他拿了一罐啤酒。

“我想……这东西会让你感觉好点的。”

打开罐子。

“可能我的病到现在还没好罢?”

一饮而尽。

他早就清楚地预料到了那次竞争的结果。只是没有想到,换来了一种无法治疗的病症。

病名为爱。

————————————————【END】


啊neru的病名为爱太好听了……搞得我觉得病人的设定很带感啊…
然后就随手涂了一套服设,最近估计要写文了X
是一套病人主题的设定,预计是现代风所以一切尽量往简洁里走并搭上了病号服,不过条纹是用sai自带的纹理效果涂的所以……很生硬…别学我x
其实觉得病号服的条纹如果好好画还是没那么吃藕的X
p2带一些详情

短时间的瞎涂产物
大灰狼X小红帽的设定,人没力气,只当是记个设定
p2是去掉帽子的小红帽X
发型增高最为致命
其实鞋子也是增高的X

微调了下这份设定…因为自己一直觉得不满意……

因为微调了下的关系所以就把原先发的那一条删了…以这条为准吧…所以这次不打tag了只当是存档

瞎糊的自家那篇吸血鬼设定汗武的衣设……有兴趣可以戳我lof看啊X
p1是陛下的正式设定,p3是最初摸的q版,顺带可汗的正式设定也就这么定下来了……吧……
图上附带一些文字表达了没有表达好的细节。
怀着很忐忑的心情来发的,毕竟低质量而且……怎么说呢,我自己挖的坑,人设再难画也得硬着头皮上了【谁知道一个又要有狼人的感觉,又要有吸血鬼的感觉的欧风人设到底该怎么涂】
补充几个小设定:
补充01:这个吸血鬼设定的可汗是有类似德古拉的翅膀的,但是因为习惯了狼人的生活方式所以…身边不太会出现蝙蝠或者和翅膀相关的东西
我懒得画【小声的】
补充02:陛下身上的十字架都是银做的

补充03:和农药的其他吸血鬼皮肤一样,这个设定里吸血鬼也是皮肤苍白的【红瞳尖耳这个设定也参考了农药其他吸血鬼皮肤】

补充04:可汗衣服底色差不多是由黑到蓝逐渐变淡,某种意义上和陛下服装的颜色是对应的【由白到红逐渐变深】

补充05:披风上北夷的代表图标要不要加我也犹豫了一下子,后来想想还是加了,如果不合适请指出 X

补充06:其实衣设和农药其他吸血鬼设定相差很大也是我的主意,因为这个设定本身就特殊,要做到…不怎么有吸血鬼的气质而且要有点狼人的感觉……我…【我的锅,设定是我写的】

【王者荣耀同人】【手书脑洞】第十三则的默示录

翻到了自己之前存的一个脑洞……
【存个脑洞】
【第十三则的默示录手书脑洞】
【cp向是纣王X妲己【不知道这对cp该叫什么】】
【架空西幻风】
——————————
【人设】
【妲己】
由巫师姜子牙所制造的人偶,依照纣王曾经所爱的魔种少女“妲己”的样子打造而成,其灵魂亦被封印其中。受到了自己的主人姜子牙的诅咒,沉睡不醒。
【纣王】
一个小国的王子,年轻有为,但是他曾经所深爱的魔种少女不幸地早早死去了。
————————————
【剧情】
巫师姜子牙制造了人偶妲己,并将一位魔种少女“妲己”的灵魂封印其中,设下诅咒令其沉睡不醒。
一直被困在梦中的人偶妲己在一次梦境中遇到了纣王,在相互的交流中对其产生了一种“奇怪的感情”,并在梦境即将结束时向他求救。
纣王因为对妲己的爱意踏上了拯救她的路途,一路历经坎坷,最后用真爱之吻救醒了妲己,但是此时姜子牙的诅咒生效,妲己体内的灵魂憎恨爱上了其他人的纣王,诅咒的力量使妲己的身体开始发生变化,即将变成怪物的她势必会杀死纣王。
即使并不明白人类的感情,妲己也依然不想伤害纣王。深爱着妲己的纣王在最后关头揽着妲己一同跳下了高楼,想奔赴那梦中的世界……
在妲己醒来时,眼前并不是梦中的世界,而是一个陌生的新世界,自己的主人带上受伤的,已经失去大部分记忆的自己,踏上了新的旅程……

这顶中分毛让我有点难以言喻的感觉……不知道为什么自家娃带着迷之违和【可能是因为是特体的关系?】
自家那顶粉毛也不知道哪去了,看来得攒钱入假发了
拍不好脸所以选择了多拍腿

【王者荣耀同人】【汗武】一个突如其来的吸血鬼设定的脑洞

【食用须知】

【一个突如其来的脑洞】

【OOC OOC OOC,古典欧风【我爱欧风X】,我又没带名字X】

【被狼人养大的吸血鬼汗X教皇的情人武】

【不知道是不是玻璃渣但是……嗯开头自带一点简短的设定】

【我知道几乎没人看,但是……其实不管怎样都是这样的,虽然有点想跳坑X】

【感谢阅读,上一句是我说着玩的别当真……】

【嗯…或许吧】

————————————

【人设】

【武则天】

博学多才,坚强果敢却又有些过分高傲的女伯爵。

现任教皇的情人,在教皇的帮助下拿到了不少好处。

虽然是个很迷人的女人,但是做起事情来意外的残忍。

【铁木真】

从小被狼人破例收养的吸血鬼。因为长期与狼人一同生活所以各方面的习惯更像狼人。【例如会本能的讨厌银器,会吃人肉,在月圆之夜会更加有兴致等】

目前独居,常和狼人们一起狩猎。

因为和狼人的特殊关系被其他吸血鬼所孤立,其本人似乎并不在乎在这一点。有些方面甚至并不像一个吸血鬼。【并不害怕大蒜和圣水,十字架【就算这些东西本身确实是自己的克星】】

—————————————

【一】

“我第一次见到那个女人时,她成了我的阶下囚——作为我与教皇谈判的筹码。”

他说着,伸手解下了自己那略显老旧的披风,走到桌前为自己的客人献上了晚餐——一块难以分辨其品种的,没有经过加热的古怪的生肉。①

“您与教皇的……谈判?”

金发碧眼的年轻人类询问着,看着属于自己的晚餐,微微地怔住了——在露出了一个毫不僵硬且礼貌的微笑后,他轻轻推开了那份晚餐,拿出一本看起来有些年头的书和一支羽毛笔,似乎是准备记录些什么。

“哈哈哈,不想尝尝新的东西吗?”

年轻人摇了摇头。

“我不喜欢有人妨碍我打猎,但是那个软弱的家伙会听那个女人的话,用一个本是用来针对德古拉的人来对付我,是在我意料之外的事情。”

“我想,您指的应是那位特使罢?”

年轻人一边用那蓝色的眼眸注视着对方,一边在那本厚实的,用羊皮纸制成的书籍上书写着什么。

“是的——那可真是一个棘手的人,不过归根结底,让他不去好好管管那个不可一世的德古拉的人,还是那个女人——教皇的情人。”

“传说中那位美丽的女伯爵?”

“不是传说中,而是真实存在的一个,很迷人的女疯子。”对方略显严肃地说着,随后轻笑了起来,“谁都知道教皇已经彻彻底底地被她迷住了。”

“那想必,她定是一位绝色美人,若是有幸的话,我可真想去一睹她的风采。”

“哈哈哈,要是你早个几年到这的话,我会让你到牢里去见见她的。”

“哈哈,是吗?那真是谢谢您了,先生——只要不是把我一同关进牢里的话,我想我肯定会接受的。”

“马可,你可真会说笑,不过我认为——也是时候好好和你说说关于我,关于那个女人的事情了。”

年轻人的脸上显露出了喜色。

“你不介意我等会在讲起那个女疯子时吃点东西吧?”

他拿起那块还带着不少血液的生肉块,向自己的客人发问了。

年轻人缓慢地点了点头,开始仔细地聆听。

—————————————

【二】

我是一个被狼人养大的吸血鬼——哈哈哈,不可思议,不是吗?

我到现在都不能明白我的养父母与同伴为何会接纳了当时被抛弃的我,但是,我很感激他们,我同他们一起生活——直到我可以独立,就算到了如今,我也依然会同他们一起狩猎。

正是因为那些同他们一起生活的日子,所以我不像其他的吸血鬼那样讨厌圣水,十字架,还有大蒜,不过我依然不会去尝试他们——说到底,我觉得银器是更恶心的东西。②

那个不可一世的蠢货——德古拉,认为我是个被狼人同化的杂种。但这里所有人都很清楚,他在变成如今的样子之前,只是教廷的走狗之一而已。

——什么?你不知道关于德古拉的事?哈哈哈,这也是难免的,那是很久之前的事了,你刚到这来,没有打听到也很正常。有机会的话,你可以去问问住在德古拉的城堡附近的人类,他们比我更清楚那件可笑的事情。

说起来,我会和那个女人扯上关系,也和他有分不开的关系。

他对教廷怀有的仇恨太多了——对教廷而言,他亦是一个可怕的叛徒。他将俊美的贵族们最为自己的猎物,把妨碍他的猎人们通通折磨致死。将受害者尸体们通通埋进他的庭院——将“血”和“肉”分开来处理,太繁琐了,也难怪,他会被米迦勒盯上,如今的教廷特使,就是米迦勒派来的人。

而我与同伴们的狩猎也惊动到了教皇。他想限制我,可是慌乱中的他对此毫无计划,直到那个女人向他提出了去劳烦特使来管束我的计划。

那个女疯子的计划很好,我们的狩猎活动不再顺利,一个同伴甚至因此丧了命——我认识到,我必须为此去做点什么,好好提醒那个软弱的家伙,让他清醒清醒。

我在一个月圆之夜抓住了那个女人,将她作为与教皇谈判的筹码——我也想借此让她明白,不要以为对付我是件很容易的事情。

在她初来的那一天,我给了她一块新鲜的肉,作为她的晚餐——与如今给马可你的相同。你觉得,她吃得下去吗?

哈哈,别摆出那种表情,马可。我可以切实地告诉你,她从容又不失优雅地全部吃下去了。我不得不承认,她的那张脸在沾上血迹之后,也依然很美。

我告诉她,她的那个懦弱的教皇还在犹豫是否拯救她。

她似乎没有多少意外的意思,凑近牢笼的边缘,凝视着我的眼睛,对我说:

“你以为……这足以让我‘失望’吗?”

不错,我的确是这么想的,不需要说出来,她也会明白。

“这种事情,我比你这种野蛮的家伙更清楚。”

她很高傲,很镇静——即使当时,她是我的阶下囚,我有权力对她做任何事——

—————————————

【三】

在她成为我的囚徒的日子里,我一直给她吃与我相同的食物,就像是这些生肉……嗯,味道很好,至少——对我来说是这样。

……我不知道她是如何忍受了这种对她而言很是恶心的食物那么长时间 。

或许在那么一刻,我曾经佩服过她,是佩服,不是同情——我知道,同情这种感情,不适合用在她这种疯子身上。

有那么一天,她和往常一样,缓慢地吃着沾满鲜血的肉块,却突然地向我发问了:

“为什么身为吸血鬼的你,会有像狼人一样的饮食习惯,而且……和他们一起狩猎?”

我告诉她了我的身世,我从没想过去遮掩它,我觉得这影响不了任何事。

“嗯——这听起来也不错,虽然这让你变得野蛮了些。”

她是这么说的——那是我第一次听见有人觉得说这种事情“不错”,即使是带着点讽意的。

她伸手指了指那块已被她吃下去一部分的生肉,凝视我的眼睛再次开了口:

“你一定以为我会觉得这东西很难吃,不是吗?事实上……味道不错。”

她轻笑起来——那是我第一次这么仔细地去看一个人类笑起来的样子。

她笑起来很迷人,我不得不承认这一点。

我问起了关于她的事情。

“嗯?你对我很有兴趣吗?”

我并不是对她有兴趣——至少我是这么告诉自己的,也是这么告诉她的。我只是,出于一种古怪的本能而已。

“要是你把我从这个笼子里放出去,让我能自由地在你的城堡里走动的话……我可以和你说任何事情。”

我答应了她,我知道她凭她的力量是无法逃出去的,而且,若是她真的傻到想要逃跑,我可以打断她的腿——这是阻止筹码逃跑的最简便的方法。

在那之后,我每天会问起她许多事——关于人类那些无聊的礼节,人类对于我们的看法……后来,我甚至与她共进晚餐,问起她与教皇的事情,她的过去——她全部都一点不漏地,用一种高傲的,轻松的语气告诉了我。

她一直是那副样子。

“要是你想知道的更多的话,那么就继续让我,‘自由’下去吧。”

她总是会在说完一件事情后这么说。

我不在意她说的话是真是假,我们之间的条约并没有包涵“诚信”。我渐渐变得享受和她说话的感觉——她很迷人,有着柔弱的肩膀,但是她的眼神却像一只正在观察猎物的野兽。她那一头棕色的长发总是被用一种很繁琐的方法盘起。不过,最重要的是——她身上的银饰,可真是让我讨厌。

……什么?你说我在和她的相处过程中爱上她了?

这正是我不得不承认的一点。

———————————————

【四】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和教皇的谈判结束了。最终的商定结果是——只要我日后不要进行过大的狩猎活动,并放出她,那么,教廷就不会出手限制我与我的同伴。”

“那……伯爵大人她……?”

“她被如约的放出去了,我不知道她有没有向教皇说起我给她吃生肉块的事情 ,但我知道她清楚——我爱她。一种劫持者对被劫持者的爱——很可笑罢?”

年轻人沉默不语。

“——就算她是个傲慢的,性格过分坚硬的人。”

“只是这样……结束了吗?”

年轻人开口询问着。

“不,并没有。”他说着,无奈地笑了笑,“有一次,我们血洗了一个村庄。”

年轻人的笔停住了,露出了惊异的表情。

“我已经忘记了我们当时为什么会这么做,但是——这足以惊动到教廷了。”

“不久后我收到了她的信,她说要见我。在月圆之夜,我的领地之内。”

“那么……您答应了?”

“不错,我不会拒绝她的这种要求,我也不怕她会背叛我——准确地说,我们本就是敌人,不存在背叛一说。”

“她独自一人前来,与我交谈,只是这次,她是前来控诉我的不守信,愚昧,与残忍。”

“我无法忍受她咄咄逼人的样子,我也意识到她是不会放过我的——”

“我将她当作我的猎物,吸取她的鲜血。”

“那是我吸食过的,最美味的鲜血。”

“她拔出了银制的匕首,向我刺来——出于本能的,我避开了匕首,亦松了口。但是我很轻松地再次制服了她——她终究是柔弱的,不是吗?”

“我问她,她想说的是不是只有这些。”

“她说……”

“‘你还想听些什么呢?‘我爱你’吗?你我比谁都清楚,这是不可能的。’。”

“‘总有一天,你会啃食着我的尸体,要是没有的话,那么就是我看着你在烈日下被烧死,将银器洒在你的尸骨上。’。”

他大笑起来。

————————————————

【尾声】

“她成了唯一一个从我手下活着逃出去的猎物,没人知道她是如何做到的,有人甚至说,她其实并没有成功逃走,只是成了幽灵而已——可笑。”

年轻人欲言又止。

“这早就已经不重要了,不管是对谁而言。”

年轻人在书本上记下最后一句话,随后向眼前的吸血鬼鞠了一躬。

“再见,先生,谢谢您的款待。”

“再见,马可。但愿你去拜访德古拉那个蠢货之后,可以活着回来见我一面。”

他离开城堡,踏上了新的旅程。

————————————————【END】

①:吃肉是狼人的习性。

②:银是狼人的克星。圣水,大蒜,十字架是吸血鬼的克星。


之前糊的一张欧风乔妹,上了个色
草稿流,辣眼睛
后三张草率分析了下结构X

手书的人设之一
p 2,3带详情
事实上这个外裙的设定沿用了之前的一个设定